城南花已开

发布于 / personal / 0 条评论

5-19 
中午
萨博对路飞说:我梦到你在梦里跟我说,爷爷奶奶身体都很健康,都超级棒。

晚上 
妈妈打了路飞电话
路飞赶紧收拾了几件衣服背上包
租了辆车43分钟从城市的西边开到了东边
跟爸爸汇合后立刻赶往老家
路飞一路上一边听着您已严重超速一边给哥哥姐姐们发信息说不用担心,我自己能解决问题
可惜路飞没有翅膀,还是迟了一步

5-20
凌晨
当路飞到家的时候,外公已经被盖上了红被褥,脸上遮了黄纸
看着舅舅舅妈们脸上的泪痕心如刀绞
开始平复心情安慰妈妈
准备好白天要准备的所有东西
天也快亮了路飞赶紧找了个墙角靠着睡着了

早晨
路飞开始接待家里的亲戚们
每来一批,舅妈们声嘶力竭的哭喊仿佛能刺破你的心膜
一阵风来,外公脸上的黄纸被吹走了
路飞赶紧跑过去捡起来重新给外公盖上
路飞看到了外公脸上枯黄的笑容
强忍了一天的不舍和难过瞬间从心里涌上心头
正好路飞在烧纸,掩盖了声音对亲戚们说
这烟对着眼睛真让人眼睛不舒服
赶紧起身揉眼睛到窗边却不小心看到了在院子里偷偷抹眼泪的舅舅和哥哥
每个人心里都委屈吧。是责任吧

上午 
殡仪馆的人来了要带外公走
奶奶站在我旁边很平静深情的眼神看着外公
当外公被带上车的时候
奶奶偷偷进了房间路飞也跟了进去
关上门的那一刻
奶奶像小姑娘一样倒在床上撒娇哭喊
奶奶:我再也见不到你爷爷了,你走了我一个人怎么办啊,你带我一起走吧。
路飞紧紧握着奶奶的手一言不发

一个小时的车程过后
一阵风吹过,殡仪馆的屋顶上的风轮转了好多圈
锁着爷爷的“监狱”铁门开了,但出来的却是红黑白三色
子孙亲戚们跪地
拜别父亲
拜别爷爷
拜别农民
拜别军人
拜别革命家
拜别诗人

当一切都重归平静的时候
老房子南边墙角的几颗罂粟花也一定开了
可惜园丁不在了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