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今日,明年今日

发布于 / personal / 0 条评论

  睡的正香,QQ给我推送了一条信息,是往年的今天的我的还有的动态。我发现往年的今天我都写了一篇日志,为了不和过去的自己脱节,今天也写点东西吧。
 每天的生活平淡的日复一日, 想让生活过得精致,有趣,充实一点,可是渐渐发现,当我想潇洒的放下一切去改变时,总有一大堆繁琐的事牵绊着,各种顾忌也随之产生。
        我试着努力改变,可结果呢,自以为努力的学着正常人该有的姿态生活,却适得其反让自己越来越沉默。有过自我质疑,也有到过崩坏的边缘。何必呢,有的人生下来便有生理缺陷,有的人心底的想法被公知视作异类,有的人明明是天才却被世俗偏见歧视,模式化的认知让人不敢面对真实的自己。终于有一天,有的人撕下面具,迎来的是更深的孤独和不屑到可以抛弃全世界的洒脱。
        这段时间真的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几乎每一件事都会压死一个正常的人。我一个这么“正常”的人,竟然挺到现在。没有一滴眼泪,没有一丝感性。我想目前的我 应该大概差不多是丧失了主动的能力,才会看起来毫不在意,任自己内心万马奔腾。”但是最最​​悲哀的是,我性格中最深刻的部分并不出于本我。从昨天返校到现在跟自己相处的快24小时里,时常惊讶于我性格中两个极端。就像亚当摘草做裙遮羞,我总也把一切自以为坚硬的东西贴于皮囊之上。我怕剧烈的日光灼伤我那淡漠疏离的内心世界。我还未准备好赤裸的暴露于人群的目光中,僵硬的五官使我从此怯于从镜中窥探自己。
         假期本该安排好的活动计划,在突如其来的一个消息中被打破,计划赶不上变化。朋友们不知道,家人不知道,路人不知道。我?更不知道。本想好好解释一番。
        话解释到一半,就差手脚并用比划只为谋求某个知己,抬头看见那几个人紧缩眉头疑惑着准备随时反击我的模样,忽然觉得心累,手一摊选择沉默。也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太大,求同存异太难,茫茫人海能有一两个肯定或了解的眼神,都是命运温柔的眷顾。 ​ ​​​ 我对于一部分好朋友永远没办法留有余地,我始终觉得有些人就是值得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事物的,面对这些人我永远也没办法隐藏我的真心,甚至于我希望他们过的比我更好一些,而那些幸运的事情也都该落在他们头上。 ​ ​​​
        当我站到山顶,山下是几百米高的悬崖,我想高声喊出来,发泄也罢,勇敢一次也行,可是发现喊不出来,有站在山顶的害怕,有怕影响到别人的顾忌,有觉得喊得好难听,甚至破音的想法,更多的是:喊道一半就真的没有力气了,真的喊不出来。
        想好好的释放发泄一次,我发现我自己连勇气都没有。
        可能我骨子里就是个淡漠的人,没有特别挚爱的东西,没有一定要得到的人,也没有非做不可的事。” ​ ​​​
        十八岁的那年,对自己说:“愿你活的永远像照片里那样开心。”
        二十岁时,希望在不久的一天可以发自内心的说出这一句:‘风和日暖,令人愿意永远活下去。’
        二十二岁的现在,对人生已经是连写下“到此一游”的兴趣都没有的态度了。 ​ ​​​
        想起当年当日,有柔软的心和狰狞的表情。现下,表里正好换了个。还好有这些文字,记录下心如何变得狰狞,表情如何愈发平静,人如何变老,变成年轻的自己看见就想死的那幅模样。         

离开你六十年,但愿能认出你的子女。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