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是真的毕业了。

发布于 / personal / 0 条评论
一。

大家对毕业这件事已经渐渐麻木了。

倒不是我们学生足够薄情,只是因为预告得太多,让大家都有点免疫。
像拍毕业照那几天,大家的朋友圈里全是学校的线路图和大家的毕业照,人们提前安排餐席,租衣服请摄影师,还要招待老友,怕亏待了故人们,让这诀别一刻不够完美。
听了无数句“毕业快乐”,ktv里响起一遍遍张震岳的《再见》,啤酒杯再一起一次次碰撞,祝福和别离的话不断重复,把伤感的情绪推到了极点。
结果好笑的是,越是临近毕业,人们团聚的机会却反而越来越多。
光是毕业论文和的各种繁琐手续,学校一次次把准毕业生叫回去,也促成了人们不断伤感,却又不断重聚,不断一起吃饭唱k开黑的局面。今天回学校转正,遇到很多熟悉的人,经过熟悉的地点。
这种情况不断重复,也让人渐渐习惯,习惯了如何去营造伤感的气氛,策划一场假装的毕业与离别。
大概是排练得次数够多,让我也以为这就是毕业的样子。

二。

三年后的这时候我才突然发现,每一次高中生初中生放暑假的日子和大学毕业大家分道扬镳的日子,几乎都是同时。
不过有所不同的是,三年前的我们,并不会意识到这是一个该「了结」的日子,总以为友谊天长地久,以为可以和喜欢的人继续耗个十年无所谓,只有到两三年之后,才恍然大悟,觉得当时的自己有些傻。
而三年后的今天不同,大概是成长带来的经验,或是先前的预防针的剂量够足,等毕业典礼这天,我们都会知道,很多事情都会在此刻结束。
但即便排练了足够多次,当这一天真正来到时,却和以往的任何一次都不太一样。

而现在,刘海也变成平头,甚至发际线还有些后移的迹象,显得十分老成。
搬寝室那天
我喊住他:“走啦?”
他愣了下,点点头:“对啊,准备赶车回去了,这次真的走咯。”
我笑了笑,心里想着,这大概是我俩这辈子最后一次见面了,该不该握下手或是来个拥抱,表示一下什么的。
还没思考完,眼角瞟到他的手往前伸了一下,似乎是做出了想拥抱的动作,我便上去一个大大的熊抱,然后便很快抬起来,他摆了摆手,留下一句:“走了,有缘再见。”

我愣了下,说好,我等下月底走,然后各自回头往前走去。

三。
回来时候还撞见以前学生会的学弟学妹,合个影,闲聊一会,感叹了一下时光飞逝,然后走到分岔路口,扬手道别。
学弟学妹们,总在毕业季的时候对师兄吵着说“有空要常回来看我们啊,请我们吃饭啊”之类的话语。
这种话说多了又没实现的话,对他们是失望,对毕业的人也是一种负累。
于是到了这一刻大家都变得很冷漠。
甚至跟几个月前拍毕业照时的伤感情绪,也差得有点远,所有的故事都没有像排练过的剧本那样走。
但这种冷漠不是无情,反而是另一种默契。
不会有人再像毕业照吃饭时说“有空常联系”这种幼稚的话,也没人哭哭啼啼,而是选择了一种最安静,让彼此能最毫无牵挂地,体面地离开的方式。
这也算是最好的祝福了。

四。

毕业典礼的今天,与我心中做「了结」的模样相差无几。

当然不会有痛哭流涕,也不至于不痛不痒,但是在拿到毕业证的一瞬间,还是会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记得我上次党员转正回学校的前一天,一个以前的室友问我:
“铠哥今天你没回学校吗?“
“没有,我们明天转正。我明天回学校”
“哦哦,我以为你们今天也回学校转正呢,我们是今天,我明天一早就要回广州了,就这样错过了”
“是啊,我不愿谈及太伤感的话题,所以就转移到了我学车的这个话题”

因为我是在学校搞技能大赛,所以搬到了别人的宿舍住了很久,自己之前的宿舍溜了很多东西,很多很多大家的东西在里面。在学校收宿舍赶我走的那一天,我才开始收拾东西,宿舍要的急,赶紧把这边宿舍贵重的物品搞定之后,想回到之前定的宿舍把自己位置上一些喜欢的书,以前珍藏的小东西,电影票,明信片之类的带走。

结果去到门口,发现大门已经换了锁,而我的宿舍钥匙也已经打不开新的大锁。
掏出手机,给室友打了个电话:
“你宿舍还有很多东西,还要吗?”
“什么?”
“我说你宿舍还有很多能用的东西,还要吗?”
“喂,听得到吗?听到吗?”
几秒后听筒里传来“噔”的一声,提示我网络信号不佳,通话已中断。
接着他发来QQ,说自己在高铁上,信号不太好,问我有什么事吗?
我发了个表情包,补了句:“没事,有空常聚。”
他说好。

心里不由得冒出一丝可惜,为宿舍门内那套没做过的《四级真题试卷》可惜,为还没看完的《偶遇》可惜,为了室友那些可以拿来收藏的小玩偶可惜。
不过这种可惜,比起赶紧做完「了结」,要赶紧一身轻松地投入新的阶段,简直不值一提。
我知道,他们也是这么想的。
我们都太清楚,尽管大学占据了彼此人生中最难忘的三年,但如今重要的事情,不在过去,也不在眼前。
而在于,你离开此地之后的每一天。
我只能在心里最后一次对你说:
毕业快乐,前程似锦。
–写于2018年6月27日
Not Comment Found